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科技聚焦网要闻正文

李佳琦和薇娅的对手来了虚拟偶像直播带货二次元破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时间:2020-05-25 22:14:28 作者:责任编辑NO。石雅莉0321

  “没考虑过是否对自己最合适,就担心手慢了抢不到。”

  2020年5月,知名虚拟偶像洛天依在上百万粉丝的呼唤声中,进行了一场跨界直播带货。

  短短一小时,观看人数最高峰一度达到270万,近200万人打赏互动。有传其坑位费报价高达90万,远超罗永浩、李佳琦和薇娅等一众头部带货主播。

  二次元市场的日趋成熟以及年轻人强大的消费能力,推动着虚拟偶像市场的爆发。演唱会、产品代言、直播带货等活动证明着其不输真人偶像的吸金能力。

  “虚拟偶像进军直播市场,颤抖吧人类,再不努力连主播都当不了了。”洛天依资深粉丝小飞(化名)说。

  近300万人观看虚拟偶像带货,李佳琦、薇娅的对手来了?

  “感觉被彻底吸粉了。”全程看完洛天依直播的网友林琳(化名)说,作为喜欢动漫二次元十余年时间的玩家,她觉得虚拟偶像如今越来越融入进了自己的生活。

  5月1日,淘宝“云端动漫嘉年华”直播活动现场,当上海禾念旗下洛天依、乐正绫等6位虚拟偶像出现在网络直播间,笑容可掬地向网友打招呼时,屏幕另一端守候已久的200多万名粉丝们瞬间沸腾起来。

  在这场有别于传统的直播里,作为国内目前最具人气的虚拟偶像,一袭蓝衣的洛天依和身穿红衣的乐正绫作为压轴嘉宾,在镜头前进行了一小时的带货直播。

  “弹幕疯狂地刷着虚拟偶像的名字和应援口号,任何一个人都在热情地打call。刚发出去的信息瞬间被刷不见。”林琳回忆着当时场景的狂热,没人在意直播间出现的商品和一旁的真人女孩助手,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虚拟偶像身上。

  带货直播流程和其他真人主播并无不同,在助理的协助下,洛天依和乐正绫向粉丝推销了包括博士伦、欧舒丹等品牌的多款商品。

  同样关注着偶像直播的小飞和记者说,当助手在对商品进行展示、测评和解说时,一旁的洛天依和乐正绫不时做出观看商品细节的动作,介绍着“美瞳颜色真好看”、“我也想戴了”以及“能够完全满足各种Cosplay的妆容搭配需求!”等推荐语,以推动粉丝下单。

  小飞几乎下单了所有商品,“没考虑过是否对自己最合适,就担心手慢了抢不到。”公开多个方面数据显示,洛天依直播带货的时间内,观看人数最高峰一度达到270万,近200万人打赏互动。其坑位费(商品在热门主播房间的上架费用)报价更是高达90万,远超罗永浩、李佳琦和薇娅等一众真人主播。

  这次,李佳琦、薇娅的对手来了?

  虚拟偶像破圈 人气堪比真人明星

  洛天依成名已早。

  2012年,洛天依由上海禾念制作推出。随后的8年时间里,青少年对二次元的热情让这个灰发绿瞳,身着古装,腰间系着中国结的电子少女成为最出名的虚拟偶像。演唱会、广告代言,几乎所有真人偶像所参与的活动无一落下。

  “当时花了800多元买的黄牛票,太抢手了,一出来就被秒光。本来想买1280元的限量SVIP票,但刚放出来在3分钟内就售罄。”2017年洛天依在上海举办第一场大型演唱会时,特意从外地赶往现场的小飞印象深刻。 “作为国内最出名的虚拟偶像,洛天依有数百万的粉丝群体。其影响力也不再单单局限在二次元内,已有逐渐破圈的趋势。”5月20日,在国内一家动画公司工作的刘旭(化名)告诉记者。

  洛天依不再仅活跃在B站微博、贴吧等二次元用户集中的社交平台,而是频繁地出现在各种活动现场。2018年上海市第十五届团代会上,洛天依献唱原创歌曲。2020年初B站跨年晚会上,洛天依和演奏家方锦龙合作的《茉莉花》更是赢得粉丝疯狂刷屏叫好。据公开多个方面数据显示,如今洛天依在微博和B站分别有460万和186万粉丝。

  粉丝的追捧自然吸引到品牌方的关注。洛天依很快成为广告商看中的合作对象。这个乖巧的身影出现在百雀羚、维他柠檬茶等多个品牌的广告中,2020年4月,华为新品发布会上,同样出现了洛天依的身影。

  当下火热的电商带货直播领域,洛天依同样没有错过。

  2016年淘宝双十二“二次元日”专场,洛天依试水了自己第一次直播带货,推荐销售自己的周边商品。2020年3月,洛天依首次打破次元壁,和明星任嘉伦为汰渍新品洗衣凝珠进行同窗直播,同样吸引到上百万粉丝关注。

  “洛天依不再只是单纯的二次元人物,隐隐成为品牌在商业发展和吸粉上的新方式。她的成功也为这一领域中更多的虚拟偶像们建立了破圈的底气。”刘旭说。

  虚拟偶像涌现 抢占千亿二次元市场

  洛天依并不是第一个尝试直播带货的虚拟偶像。

  2020年3月,女性向卡牌游戏《王与异界骑士》的角色狼少年赛门上演直播首秀,向粉丝推荐盲盒、手办等商品,收获近15万的观看量。4月下旬,3D动画《一禅小和尚》里的主角“一禅”在快手进行了首次3D直播,峰值观看人数超过25万。

  “近几年国内虚拟偶像在商业变现上的探索迎来爆发式发展。”5月20日,在苏州经营着一家直播MCN机构的王冰(化名)和记者说,“二次元粉丝的消费能力和经济价值日益剧增,也慢慢变得被品牌看中。”

  二次元的市场有多大?爱奇艺《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中国有超过30个虚拟偶像或组合,处在产业链上的平台公司、内容公司以及研发公司超过百家。全国有3.9亿人正在关注虚拟偶像和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达4.9亿,其中泛二次元男用户3.9亿人,核心二次元用户1亿人。而据业内预估2020年,中国动漫行业总产值将超过2000亿元。

  如今慢慢的变多二次元偶像的身影出现在市场中。

  “我最早看到二次元角色是王者荣耀角色出现在雪碧瓶身以及KFC。”资深玩家大伟和记者说,“当时觉得特别惊喜,为了凑齐不同角色的瓶身,还到处去寻找。”

  “虚拟偶像能迎合年轻人的喜好。特别是针对年轻人市场的商家,选用更受粉丝推崇的虚拟偶像效果更突出。”王冰说,“更重要的是,真人主播很可能出现粉丝因为视觉疲劳而流量减退,以及在直播时说错话‘人设’崩塌等情况。而虚拟主播并不存在类似问题。”

  谁能活到最后?

  粉丝的狂热追捧让慢慢的变多的公司希望涉足虚拟偶像市场,但如何推广自家的偶像,进而赢得市场,却是行业面临的难题。

  “虚拟偶像并非设计出来就万事大吉,首先面临的就是在各个场合的技术调整。”5月20日,曾在国内研发过虚拟偶像的方一(化名)告诉记者。

  多位虚拟偶像此前在直播时,都因为技术不成熟而出现过“直播事故”。

  据媒体报道称,狼少年赛门在2020年3月的直播时突然出现身体朝前,头向后旋转了180度的奇怪姿态。好在角色配音人员及时用“现在给大家展示的,是人类主播做不到的事情!”成功救场。

  “直播事故”还出现在洛天依和李佳琦的直播间里。当时双方在对商品进行推荐时,洛天依表示要为网友献唱,但因为直播技术出错,电脑前粉丝只看到洛天依跳舞的身姿,却没有一点声音。然而不知情的李佳琦在洛天依演唱完毕后,还不停地鼓掌称赞其声音好听,让自己感受到“清风徐来”的感觉。这一事故被网友在弹幕吐槽称,“李佳琦演技不错”、“皇帝的新声”。

  “对于虚拟偶像而言,接触直播还是新事物,技术不成熟而导致直播出问题也正常。”方一说。

  如何让虚拟偶像迅速实现知名度,进而从中盈利,也是品牌方需要仔细考虑的重点。

  记者了解到,虚拟偶像的收入大致上可以分为演出收入、版权收入与产品收入三部分。要想赢得市场认可,首先需要不断露出,而最吸粉的则是演出。

  但要想举办一场演唱会并不轻松。尽管2017年洛天依演唱会近万张门票被一抢而空,但在举办这场演唱会前,主办方在编曲、建模、动作捕捉等前期工作上需要耗费巨大的时间和成本。据业内人士透露,尽管这场演唱会证明了洛天依在市场的影响力,但演唱会成本或许超出2000万元。

  “除了洛天依等顶级虚拟偶像外,很少有其他公司敢冒这么大的风险来举办一场演唱会。”上述人士说。

  方一和记者说,洛天依的成功曾让市场中曾涌现出无数虚拟偶像,然而在短暂问世后,很快因为粉丝不多,商业吸金能力不强而迅速消失。“其实虚拟偶像市场越来越像传统娱乐圈,没资源没资金的公司根本坚持不了多久。经常听到谁家的虚拟偶像出来了,没几个月就销声匿迹了。”

  但喜爱二次元的年轻人消费能力越来越强,以及对虚拟偶像慢慢的升高的接受度让众多品牌商仍盘算着这一市场,“未来市场规模肯定会有巨大的潜力,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方一说。

  新京报记者 覃澈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铭

声明:本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信息,但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